无限时间晚上偷偷软件大全

7月 06 2021
admin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一个过去的案子,隔了几个月后,忽然有一个隐藏在背后的关键人物现身,这样的感觉,着实有些微妙。

慕浅一时间连呼吸都屏住了,好一会儿才开口道:“您的确出现得晚了一些。”

孟蔺笙低低笑了一声,说:“其实的报道发表的时候我就已经看到了,只不过……实在是走不开。”

慕浅安静了片刻,才又问:“和她,关系很亲密吧?”

闻言,孟蔺笙看了她一眼,似乎在她眼里看出了八卦的旗帜,然而他却并不在意,只是微微挑了眉笑道:“我们很早就认识,她很依赖我。”

“们正式交往过?”

“并没有。”孟蔺笙说,“我知道她的心意,但我自身的情况比较复杂,我不想将她牵扯进我的生活。后来她就跟林夙结了婚……我知道她结婚之后并不开心,但我并没有想到,她对我的依赖,会成为她的催命符。”

说这话的时候,孟蔺笙眼中流露出清晰的遗憾与怅惘,无限惋惜。

“男女情爱的事情,从来复杂,不是这样三言两语可以下定论的。”慕浅劝慰了一句,很快又道,“刚才说自身情况复杂,是怎么个复杂法?”

孟蔺笙看着她,眼中渐渐流露出笑意,“这算是记者的本能吗?我以为现在已经没有做这行了。”

慕浅耸了耸肩,“我随便问问,您也可以不回答。”

沉溺于花海之中

孟蔺笙的确没有回答,而是从口袋里取出名片夹,递了一张名片给慕浅。

慕浅接过来一看,名片上的头衔是东海传媒集团董事长。

“是做传媒的?”慕浅问。

“嗯。”孟蔺笙微微挑眉看着她,“如果还打算继续记者这个职业,有没有兴趣为我工作?”

慕浅没想到两人的聊天会突然转到这个方向,怔了片刻之后,她很回过神来,笑道:“条件合适的话,不是没得谈。”

“我最近入股了桐城最大的新闻门户网,准备打造一条全新的新闻线,如果有这方面的意向,我希望能出任我们全新栏目的主编。”孟蔺笙说,“我会给绝对的编采自主权。”

“主编?”慕浅控制不住地笑出了声,“我有这样的资质吗?”

孟蔺笙负手一笑,“在我这里,具有无限资质。”

“那为什么不是总编?”慕浅问。

孟蔺笙仿佛猜到了她会问这个问题,低笑出声之后,才道:“不是不可以,但是总编在兼顾内容的同时,还要承担一定比重的行政工作,我猜对这种事应该没什么兴趣,对吧?”

慕浅笑意盈盈,缓缓点了点头,“您对自己要挖的人定位很精准,我完全感受得到您的诚意。”

“所以,愿意接受我的邀约吗?”孟蔺笙问。

慕浅轻轻一蹙眉,偏了头看着他,“这么快就说到这个问题了吗?孟先生,薪资还没谈呢!”

孟蔺笙转头观察了一下自己身处的这间画堂,回答道:“虽然我确信自己不会刻薄,可是我以为所有条件中,最不在意的应该就是薪资问题。”

“不不不,恰恰相反。”慕浅十分认真地看着他,“我最在意的就是薪资问题。如果这条谈得拢,其他的都不成问题。”

孟蔺笙听了,忍不住就笑出了声。

眼下正是关键时刻,因此慕浅全神贯注地看着他,等待着他开价。

可是孟蔺笙还没说话,楼下忽然传来一声清脆的玻璃碎裂声,伴随着工作人员的一声惊呼:“小姐,您这是干什么?”

慕浅脸色微微一变,很快对孟蔺笙笑了笑,说:“我下去看看怎么了,孟先生请稍等。”

她转身快步下楼,走到门口的位置时,一眼看到一个认识的人。

穿着一袭白色连体装的陆棠站在入口处,双颊酡红,眸光迷离,手中拿着手袋和一瓶水,正冷笑着看着面前的一幅画,脚下一堆碎玻璃。

而她面前那幅,正是被慕浅视作镇馆之宝的盛世牡丹图。

慕浅快步上前,发现牡丹图外的玻璃外罩已经碎了。

“这位小姐用手袋打破了玻璃。”工作人员对慕浅说,“我没来得及拦住。”

“不怪。”慕浅看着陆棠回答,“毕竟没有哪个正常人会在参观画展的时候出手破坏。”

陆棠见到慕浅,满目愤恨,咬着牙开口:“原来在啊?那叶瑾帆呢?叶瑾帆在不在?”

她明显是喝多了,慕浅不打算与她计较,可是听她话中的意思,却是叶瑾帆跟她分了手?

慕浅轻笑了一声,说:“陆小姐,找男朋友去男人多的地方,这里是画堂,只有画。”

“慕浅,有什么了不起?办画展附庸风雅,装文艺勾引男人?”陆棠说,“这样的女人,我见得多了,真以为没有人能治得了?”

“哦?”慕浅说,“那陆小姐打算怎么对付我呢?”

“我会让后悔的,我一定会让后悔的!”陆棠说,“和叶瑾帆,都会后悔!”

她大约是真的喝了不少,有些语无伦次地说完,又恨恨地瞪了慕浅一眼,这才转身往外走去。

“站住。”慕浅却喊住了她,“打碎了玻璃,不用赔钱么?”

“呵。”陆棠冷笑了一声,转身道,“本小姐有的是钱,打碎一个玻璃怎么了?就算是烧了这间画堂,本小姐也赔得起!”

她这么说,视线不知怎么落到面前那幅盛世牡丹上,忽然就拿起自己手中的瓶子,拧开了盖子就想往上面泼水。

慕浅将她的动作看在眼里,迅速夺过她手中的瓶子,扬起手来就将里面的水泼到了她脸上。

“啊!”陆棠尖叫了一声,“干什么?”

“帮清醒清醒。”慕浅说,“这幅画要是弄坏了,还真赔不起。我是在帮省钱。”

陆棠被泼了满脸,狼狈不堪,气得要冲上来跟慕浅拼命的时候,后面忽然传来孟蔺笙的声音:“棠棠,这是在干什么?”

陆棠猛地一顿,和慕浅同时转头看向孟蔺笙,随后惊讶地开口:“舅舅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