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很火的麻豆传媒演员

7月 05 2021
admin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周末的一大早,陆沅的新居就迎来了一大波精心挑选的家居用品。

而同样的时间,陆沅尚在安眠之中。

原定的收货时间本来在下午,可是陆沅刚刚起床,手机上忽然就收到了一张温暖清新的新居照片,伴随着一条语音——

“我今天要去邻市出个公差,晚上未必能赶回来,所以让家居店提前把东西送来了。已经收拾干净了,随时可以过去,有什么不满意的告诉我,我回来再帮弄。”

陆沅听完这条语音,再次打开那张照片,静静地看了许久。

直至慕浅来敲她的门,她才骤然回过神来。

“看什么呢?”慕浅走进门来,凑到床边,“一大早就出神。”

陆沅没有瞒她,将手机递给了她。

慕浅一眼看到那张照片,不由得“唔”了一声,随后道:“我说呢!”

“什么?”

慕浅拿出自己的手机,翻到朋友圈,递给陆沅。

网游小甜妹娇俏迷人

那是三个不同的人发的朋友圈,内容却似乎都在说一件事——

“周六的一大早被人拖起来做苦力是种什么滋味?不敢说,不敢说。”

“今日任务:两个小时布置完一个新家(别人的)!”

“一只万年单身狗不仅压榨我的劳动价值,还恬不知耻地在我面前秀起了恩爱,怒!”

最后一条还配了一张照片,陆沅一眼就认出来,那正是容恒蹲在鞋柜面前调试高度的背影。

“我就说这几个人一大早忙活什么去了。”慕浅靠近陆沅,笑道,“原来啊,是给他们的新嫂子出力去啦!”

陆沅却只是看着那张容恒背影的照片,许久之后,她才抬起头来看向慕浅,“把这张照片发给我吧。”

慕浅盯着她看了片刻,忽然就笑了起来,“原来我们家沅沅也有这么小女生的一面啊。”

陆沅没有表态,表面镇定自若,耳根却不动声色地烧了起来。

……

下午,慕浅便领着霍祁然,陪着陆沅去参观了她的新居,顺便进行暖居派对。

鉴于容恒去了邻市、霍靳西对这类活动没有兴趣、霍靳南和他的男朋友去欧洲蜜月游,因此这场派对就只有他们三个人。

当然,更主观的原因,还是因为这间房子实在是太小了,只装下他们这两大一小,就已经很热闹了。

鉴于所有的家居摆设都是慕浅陪着陆沅挑的,因此慕浅对这间小房子也很满意。

而陆沅自不必多说,进门之后,便将每个角落都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,看得那叫一个专注和认真,以至于慕浅跟在她身后走了半个屋子,她都没有察觉到。

“就这么喜欢吗?”慕浅忽然道,“我就知道,口是心非!”

陆沅蓦地回过头来,看了她一眼,道:“我是量入为出。这些家具,我确实买不起。”

“其实到底有多少储蓄啊?”慕浅忽然道,“既然这么喜欢,这个房子又这么有意义,不如买下来咯。”

陆沅顿了顿,只是轻轻一笑,“买不起。”

“这么小一间也买不起?”慕浅显然不相信,“我知道不愿意花其他人的钱,可的工作室也开了这么些年了,总该有储蓄吧?首付总能拿出来吧?”

陆沅轻轻摇了摇头,“拿不出来。”

慕浅见她不像是说笑,不由得错愕,正待追问,门铃忽然响了起来。

陆沅起身来,走到门口看了一眼,很快就打开了门,“爸爸!”

门外站着的人果然是陆与川。

慕浅见到他,却没有什么好脸色,“伤好了吗?又出来乱跑!”

“我来我女儿的新家坐坐,也算是乱跑吗?”陆与川低笑着反问了她一句,随后就朝着霍祁然伸出了手,“祁然,来,外公抱!”

“外公!”霍祁然很长时间没见到他,立刻高兴得要扑向陆与川。

慕浅瞬间直起身子,一把抓住霍祁然的领子,“不要乱动!外公身上有伤!”

霍祁然扑到一半,被硬生生揪住,眨巴眨巴眼睛,关切地盯着陆与川,“外公哪里受伤了?”

“外公没事,都已经好了。”陆与川笑道,“妈妈瞎紧张而已。来,让外公抱抱。”

霍祁然又回头看向慕浅,慕浅略带警告地看了他一眼,但并没有再继续阻止。

霍祁然这才乖乖走到陆与川面前,小心翼翼的模样,不敢有一丝大动。

饶是如此,慕浅还是时刻紧盯着他。

“好了,我又不是泥巴捏的,不会被祁然撞散架的。”陆与川说,“别吓着他。”

“还好意思怪我?”慕浅说,“谁叫没事出来瞎跑的?”

陆与川摸着霍祁然的头,笑道:“们都在,我当然也想来凑热闹,说好了等我好起来,要做顿饭给们吃的。”

“做饭?”慕浅道,“就现在这样还做饭呢,别人以为我们家虐待老年人呢!”

“哦?”陆与川微微挑眉看向她,“不让我做?那谁做?”

陆沅顿时也看向了慕浅。

慕浅心头蓦地警钟大作,却已经晚了。

这两人,一个身上有伤,一个手上有伤,能够上阵的,竟然只有她这个孕妇!

慕浅一面埋怨天道不公,一面被架进了厨房,在一左一右两位导师的指导下,挑着最简单的几道菜式学了起来。

几道普通小菜做好,时间已经飞快地过渡到了晚上。

慕浅筋疲力尽地往沙发上一躺,看见的却是霍祁然吃了口菜之后,打了个寒噤,准备偷偷将吃进去的菜吐出来。

“敢吐!”慕浅说,“亲妈我身怀六甲呕心沥血忙碌了一个下午的成果,敢吐?”

霍祁然听了,委屈巴巴地含着那口菜坐在地毯上,不知如何是好。

却见陆与川夹了一筷子,面不改色地吃进口中,竟然点了点头,“我觉得很好吃。”

慕浅鄙视地瞪了他一眼,“虚伪!”

“真的好吃。”陆与川说,“很好吃。我今天晚上应该能吃三碗饭。”

“浅浅都没给他老公做过饭,倒是给爸爸做了,当然高兴。”陆沅说,“就算今天晚上的菜都烧焦了,您也能吃下去。”

陆与川听得只是笑,又往口中夹了口菜。

慕浅看着他眉宇间的满意之色,安静了片刻,终于乖乖坐起身来,也拿起了筷子。

平心而论,她做的东西是不见得好吃,但到底是陆与川和陆沅指导着做出来的,也不至于会咽不下去。

“我还是很有天赋的,对不对?”慕浅得意洋洋地道。

陆与川轻笑了一声,随后道:“啊,在这方面,可能是遗传了妈妈吧。也就,有那么20%的天赋。”

听他提起盛琳,陆沅和慕浅都看向了他。

“她也不会做饭吗?”慕浅问。

忆及往事,陆与川连眉目都温柔了许多,轻笑道:“她不会的东西啊,可多了……”